《房奴》| 几百万美国人,以为自己在中产阶层中获得了立足之地,然而,华尔街一场毁灭性的失误,却给他们造成了致命的伤害文汇网-财经-伊春鑫隆新闻网

当前位置: 伊春鑫隆新闻网 > 财经 > 《房奴》| 几百万美国人,以为自己在中产阶层中获得了立足之地,然而,华尔街一场毁灭性的失误,却给他们造成了致命的伤害文汇网

《房奴》| 几百万美国人,以为自己在中产阶层中获得了立足之地,然而,华尔街一场毁灭性的失误,却给他们造成了致命的伤害文汇网

时间:2019-07-01 11:50来源: 作者:admin 点击: 45 次
伊春鑫隆新闻网

有人从普通美国民众的角度来讲述年的金融危机,

然而正是这些人,最大程度地承受着经济崩盘带来的苦痛,

年起,三个普通的美国人,决定揭开这个谜团,厘清华尔街的罪行,并探究个中原因, 分别是癌症护理护士、汽车销售员和保险欺诈方面的专家, 都是止赎受害者,他们通常被称为“老赖”或房奴,

发现,整个抵押贷款行业从根本上破坏了有着几百年历史的美国不动产法律体系;那些使人们失去房屋赎回权的几百万份文件,统统都是假的;所有办理了抵押贷款的美国人,都在进行一场豪赌,他们极有可能被一无所有地赶出家门,即使他们遵规守法,每次都如期还款,

这是政策的重大失败, 我们不知道有多少家庭在赎危机中失去了住房,估计最少接近万, 大量表明,居住在止赎地区的人们遭受了更多的身体和心理疾病,

年《美国公共卫生杂志》的一份报告,止赎率与自杀人数相关, 赎危机是近一个世纪来对美国中产家庭财富伤害最大的一次危机,

年,美国有万家庭拥有自己的住房,

到年,这个数字飙升到万,

在购买一栋房产,意味着成为中产阶级的希望,

美国的储贷行业一般会给储户%-%的利率,同时向抵押贷款收取%-%的利息, 以千亿美元贷款的微小利差累积起来,形成了一笔可观的利润,

年,抵押贷款市场上的热钱大概有万亿美元,远高于股票市场的资金存量, 投行对这些现金垂涎不已,

贷款进入证券化时代,

贷款的不确定性,是大投资者不青睐此类债券的原因:房屋所有人随时可能会一次性还清房贷,贷款期限和利息的预期利润难以估计, ,年拉涅利和他的合作伙伴拉里·芬克创造了抵押担保债券(CMO)——房地产泡沫中的基础证券化结构,

年至年,佛罗里达州、亚利桑那州、加利福尼亚州和内达华州的房价飙升超过%, 年有官方记录的次级抵押贷款,过半数发放于这四个州,

年初,每位佛罗里达房屋所有人中,就有位收到过贷款违约通知、法院传票、拍卖通告或止赎判决文件——是历史平均水平的倍,

在这场赎危机中,估计最少有万美国家庭失去了住房,

证券化导致很多房屋所有人深受其苦?

证券化是如何把人们逼进止赎困境的?

谁又会从止赎中获益?

夺走一个家庭的房子,就是夺走他们的梦想,

几百万美国人,自己在中产阶层中获得了立足之地,然而,华尔街一场毁灭性的失误,却给他们造成了致命的伤害,

(图片:John图片说明:美国部分家庭因还不起房贷被迫搬家, 年月日,州,一名孩子看着自己家的家具被拆迁队搬出)

止赎危机是近一个世纪以来对美国中产家庭财富伤害最大的一次危机,

国会议员布拉德·米勒称之为黑人和拉丁裔中产的“灭绝事件”,

也是世纪美国不平等现象急剧增加的主要原因, 《》是他的第一本专著,入选为特克尔写作基金和《科克斯书评》的年度好书,

【】

止赎来敲门

如果说个人对其财产享有权利,那么也可以说,个人有权利享有财产,

——·麦迪逊,《国民公报》,年月日

年月日

近岸航道上,夕阳西下,航道将棕榈滩和西部的毗邻城市分隔开来, 恰当的航海技巧,你可以从弗吉尼亚州的诺福克,穿过这条海岸相拥的水上高速路,进入公海,接着穿过迪斯默尔大沼泽,经过霍布肯大桥,穿过南卡罗来纳州和佐治亚州的沼泽低地,穿过蚊子湖水上保护区,驶入厄齐沃特市附近的印第安河, ,你将抵达棕榈滩,这是一片十六英里长的障壁岛,处处是修剪整齐的草坪,奢华的豪宅,还有精心打理的细腻沙滩,这里是美国人用奇思妙想和大把金钱打造的大西洋上的天堂, 之上,几英里之外,在度假的游客和躲避北方冬日寒风的“雪鸟”之间,一辆汽车飞驰在号公路上, 车上的人是来丽莎·爱泼斯坦和艾伦·爱泼斯坦:银行要收走他们的房子!

佛罗里达州在大衰退中受创最深,那是一场波及全民的金融海啸,甚至身处乐园的人们也无法幸免, 是所谓的“沙滩之州”,这类地区温暖宜人,经济发展大都严重依赖房地产, 年至年,佛罗里达州、亚利桑那州、加利福尼亚州和内华达州的房价飙升超过%, 年有官方记录的次级抵押贷款,过半数发放于这四个州, 房价崩盘和泡沫相关行业的衰退,“沙滩之州”转而被用来描述这一市场的基础脆弱,真是再准确不过了,

上,佛罗里达经历了两次止赎浪潮, 年、年和年的第一次浪潮,吞没了那些在泡沫顶峰购房或再融资的人, 这些房屋所有人被贴上“不负责任”的标签,但实际上遭殃的原因,在于他们选择了不恰当的购房时机,又很容易被掠夺性贷款所控制, 下跌时,借款人变得“资不抵债”——抵押贷款的数额超出了房屋的市场价格, 无法出售房屋或再融资,很多人甚至连初始月供都承担不起, 这就了违约,即便在棕榈滩,情况也是一样, 第二波浪潮其后,房地产和建筑行业的失业带来了可怕的连锁反应,失业浪潮很快无情地席卷所有行业,吞没了那些数年来不遗余力还贷的人们, 突然间,几十万人亟须救助,而救助总是姗姗来迟,

,一辆辆四门轿车从西棕榈滩的光鲜地段呼啸而过,成了这里稀松平常的风景, 于房屋止赎厂的律所传票送件人每天往来,面无笑容地将法律文书递给房屋所有人并告知,由于未及时还款,贷款方将取消他们的抵押品赎回权, 把这些律所称为“房屋止赎厂”,是因为它们大批量流水止赎的方式,就像纺织厂织布一样,

年年初,每二十二位佛罗里达房屋所有人中,就有一位曾收到过类似的贷款违约通知、法院传票、拍卖通告或止赎判决文件——是历史平均水平的九倍, 有一段时间,由当地的辅警负责送达这些文书,但工作量实在太大,因此房屋止赎厂只好外包给私营公司, 时期,这是该州为数不多的增长行业之一,

对于这种事情送件人和收件人都不会愉快, 送件人面对的,是一双双噙满泪水的眼睛和一张张写满绝望的面孔, 业务蓬勃发展,但这种狗屁工作实在是一种痛苦的折磨, 上,有些传票送件人借助“阴沟送达”来回避这种烦乱情绪的行为是很容易理解的——“阴沟送达”是传票送件人发明的一种花招,他们把信封扔在家门口,技术上履行了职责,同时又确保房主看不到诉状,也不知道要出庭, 行为是违法的,但也有好处,因为比挨家挨户敲门的速度要快得多,也增加了投递量——还有利润,

传票送件人和房屋止赎厂,嗅到了发财的气味,他们甚至编造虚假的止赎文书收件人, 科县的法官苏珊·加德纳发现,有大笔费用耗费于送达文件给“陌生的配偶”和“不明身份的住户”, 的一名传票送件人给一栋房子登记了四十六名被告,总共收费美元, 他说必须把送给全州所有叫这个名字的人,说不定其中哪个就是真正的被告, 的每个行当都有独特的打法律擦边球的赚钱方法,这只是比较原始粗放的一种,

房屋所有人来说,丧失赎回权的消息就像破碎球一样,撞开了他们的大门, 一个家庭的房子,相当于夺走他们的精神,就像一支蜡烛被掐灭了火焰,明亮的光芒瞬间消逝, 几百万美国人,以为自己在中产阶层中获得了之地,面前是一条通往财富和经济安全的康庄大道,然而,华尔街一场毁灭性的失误,却给他们造成了致命的伤害,

傍晚,这位文书递送员的目的地,是格塞塔路号, 是西棕榈滩附近的一片独立区域,一处典型的后繁荣时代的住宅小区,房屋数量少,面积大, 这座建于年的房子是一个单层住宅有三间卧室和两个卫生间,屋顶是陶土瓦片,外墙板是黄色的,夹在一大片漆成一模一样的建筑物之间, 商们似乎认为,黄色是说服买家出手的最佳颜色, ,爱泼斯坦一家对即将到来的不速之客,丝毫没有察觉,

·爱泼斯坦坐在主卫的窗台上,往膝盖涂抹着护理磨砂膏,女儿詹娜在浴缸里,倚着一把倾斜的婴儿座椅保持直立, 用一条品牌彩色头巾把棕色头发扎了起来,这种头巾在年代很常见,很可能曾在洛达或鲍勃·纽哈特的脱口秀中出现过, 她眼睛是色的,五官也很柔和,笑起来声音之大,能盖过房间里的所有杂音, 兴奋起来的时候,她说话的声音就会变得十分响亮, 此刻,她全神贯注在浴缸里的女儿身上,

黄头发、大大眼睛的詹娜,生来就有轻微的脊柱裂, 她的底部连接过于紧密,随着年龄慢慢增长,很可能会导致运动控制方面的问题, 这孩子月份就要满两岁了月给她安排了一次手术, 作为一名护理护士,她在工作中会接触到那些面对压力的病童家庭, 现在,也经历着同样的感受:她满怀同样的渴望,希望能让女儿的身体舒服一些;她满心迷茫,不明白这样一个美丽的小家伙,怎么会遭受如此的痛苦折磨,

四十三岁,是一名护士,一个妻子,一位新手妈妈, 她的生活即将被改变, 不久,在马里兰的哥伦比亚成了自由职业者——为绝症病人提供家庭护理,同时也在华盛顿环城公路周边做护士,

选择从事的护理工作往往是长期的、与病人一对一相处的工作,这些人的生命濒临终结,他们往往也清楚自己的命运, 她有责任也有技巧病人的痛苦,让他们感觉更舒服一些, 在这些病人眼中她的能力非常过硬,她因此也很喜欢这份工作, 对来说,这份工作的真正魅力来自其挑战性——她是这些病危者有生之年最后接触的陌生人,是他们悲伤中的密友, 亲密的关系和信任,有助于让病人保持活力,

工作的一部分,是知道该何时以及如何给病人下口头病危通知单:“也许现在应该给你的孙子录一段睡前故事了, 我的意思并不是说,你没机会读给他们听了, 根据最新的检查结果来看,还是给你的家人录一段留作纪念比较好, 连医生都很难说出这么赤裸裸的实话, 如果治疗方案DEFG都不起作用,那就再试试方案H好了, ,必须有人向他们强调整理思绪、与挚爱告别的重要性, 在这与忧郁的黑暗时刻,真相有时会是一种奇异的安慰, 这件事需要的技巧不比静脉注射或解读心电图来得少,

在华盛顿特区住了九年多,在自由护理师的工作领域也算小有成就, 每次到特区时,都能碰上一些演讲,主题是她一无所知的陌生领域, 她觉得护理工作的压力,放松一下,进入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也很不错,

丽莎来说,这也是一段忙碌的岁月, 秋天树叶变黄、天高云白的时候,总会有一股强烈的悲伤袭上心头,她会毫无理由地嚎啕大哭, 今天,称之为“季节性情绪失调综合征”,不过丽莎从来都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她只是到,需要换换环境了, ,年,丽莎决定到佛罗里达过冬, 有三种可再生资源:短吻鳄,蒲葵虫,以及老人——最后一项意味着,护士们永远不愁找不到工作,

了几封求职信之后,丽莎得到了一份临时工作,地点位于西棕榈滩市中心的好撒玛利亚医疗中心的癌症中心, 工作听起来很辛苦,但是丽莎的注意力都在佛罗里达这四个字上面, 她好行李,锁上马里兰的公寓大门,开车驶上了号公路,

这份工作之后大约过了一个礼拜,有一天,丽莎在午休时散步走出了癌症中心, 中万里无云,她坐在近岸航道前的一段海堤上, 棕榈树成荫,仿佛绵延数里,

第一年的每一天,丽莎下班回到家(临时工作很快就变成了固定工作),都会换上泳衣,沿着海边漫步,大西洋的海浪拍打着她赤足的脚趾, 她华盛顿快节奏的生活方式——她甚至订阅了每周日的《华盛顿邮报》,关注时事, 阳光和沙滩给了她足够的补偿,

一开始丽莎跟家人住在一起——她的外公外婆就住在这里, ,在一位病人的推荐下,她租了一套房子, 又过了几年她产生了在此落地生根的想法,这是一个重大的决定, 在花钱方面一直很保守, 她把工资存起来收集各种优惠券,从不奢侈浪费, 她的爱好都是不太花钱的——读书和散步, 这令她有着的信用记录,也有足够的积蓄支付房屋首付款, 她给他们一个范围,他们会带她看价格高出%的房子, 丽莎将价格范围缩小了%,这样带看的房子就在预算之内了, 中有很多共管公寓和完全无法住人的破烂房, 有两点要求不容妥协:阳台和水景, “我并不在乎是什么样儿, 的初次尝试就这样失败了,

,丽莎在报纸上看到一间平方英尺(约平方米)的一居室的售房广告,房主是一对退休的老夫妇, 很喜欢那套房子,可又想从五楼搬到二楼,好生活得方便一点, 去看了这栋年代的白色大楼,楼名叫“皇家撒克逊”,位于棕榈滩的南端, 建筑内部过了全盛时期的老酒店,那间公寓无疑也很小, 的眼前立刻浮现自己在那里生活的场景,尽管她可能是近三十年来这座建筑里最年轻的住户,

有一个问题:这是一座纽约式的共管公寓, 者无法申请抵押贷款,而是要通过借贷购买拥有整栋大楼所有权的那家公司的股份,从而可以占有其中的一间公寓, “股份贷款”包括了维修和翻新费用,更像是业主委员会的一种经费, 住户们还完贷款,也并不拥有住房,而是拥有这栋楼的一笔股份,他们可以按市场价格将其出售,

贷款一般比传统的抵押贷款便宜,但是因为其不确定性——比方说,一位住户的违约,会不可避免地令其他人遭受损失——所以,贷款方会对这类贷款退避三舍,特别是在佛罗里达,这种形式的贷款并未得到广泛的推广, 就遇到了这种情况,预期的融资方式行不通,

那对夫妇很喜欢丽莎, ,他们希望大楼中能够住进一些年轻人, ,他们自己完成了这份房产融资, 年,丽莎先付了万美元现金, 剩下的万美元,她跟她的邻居签了一份为期十五年的固定利率的按揭协议, 月,她都会走下三层楼,将月供还款从门缝底下塞进去, 她从来没跟贷款公司打过交道,也不用单买一份房屋所有人保险——她的邻居们往往在按揭贷款的时候,被捆绑销售了这种保险,

过回了幸福的小日子:一份她喜欢的工作;病人们的尊重和赞赏,还有令人愉悦的海景, 再后来,她在美国的聊天室里遇到了艾伦, 和丽莎都在美国东北部的中产阶级犹太家庭中长大,之后到这个阳光明媚的地方开始新生活, 将艾伦介绍给她的哥哥,后者经营着分销移动电话和器材的生意,艾伦开始跟他一起工作, 没过多久丽莎和艾伦就变得亲密无间,他们很快坠入了爱河,

初期,丽莎和艾伦就不再避孕,尽管这时他们还没有很明确地想要孩子, 母亲令丽莎进入了人生的一个新阶段, 年秋天,她怀孕了, 沉浸在喜悦当中,计划结婚,

悲痛万分,丽莎和艾伦还是结婚了, 整三年,三年中,他们满心悲痛,也怀抱着希望,接受了大量花费不菲的生育治疗,终于,丽莎再次怀孕, 了那么多,能再次有一个小生命在体内成长,让丽莎欣喜若狂, 她已经岁了,她知道,这可能是她最后一次怀孕, 每次踢她的时候,每次在声波检测图上看到胎儿的小胳膊小腿的时候,她都会微笑,

和艾伦住在她的一居室公寓里, 这套房子是两个人住,也显得紧巴巴的,艾伦觉得,如果要三个人住就更不太可能了, 他跟说,希望他们的女儿在一个典型的美国家庭中长大,能够有自己的房间, 觉得,这并不只是为了舒适的生活,而是一种责任感,一种“白栅栏综合征”, 结婚生子后人们就搬进大房子里住, 不想放弃她的海景, 艾伦特别执着,

年初,丽莎和艾伦开始寻找新的住所, 的房地产市场,跟丽莎印象中购买公寓时的情形大相径庭, 房地产席卷佛罗里达, 这些都是准备买房子的人他们在这里露宿两三天,只为在一片建筑新址上挑到自己喜欢的位置, 房地产泡沫时期,的每一天都是黑色星期五,

,等丽莎和艾伦开始找房子的时候,房地产热潮略有降温, 强调紧迫性的广告牌(“切莫错过!”),如今强调的是优惠(“原价万,现价万!”), 专业人士们,这正是抄底的时候,“买房的大好时机!”丽莎怀疑,在他们眼里,到底有没有不好的时机,

上,房地产泡沫漫长的衰退已经开始, 商业杂志的封底,你会发现一些苗头, 年中,亚美利奎特(Ameriquest)——美国最大的抵押贷款公司——突然关闭了所有的分支机构, 同年,另一家巨头“新世纪金融公司”,也开始面临巨大的现金短缺,并在次年春天破产,

所有人也感受到了压力;三年内,止赎率翻了一番, ,对于大多数普通美国人,甚至对于潜在的购房者来说,这些危险信号都是遥远的背景音, 经济分析的乐观派,依然大有人在, 年年初,联储主席本·伯南克向联合经济委员会声称:“次贷市场中的问题对更大的经济和金融市场影响有限, 换句话说,只会有一次止赎浪潮,将那些买了太多房子、贷了太多款的人冲刷出去,而不是两次, 稳定的年轻家庭——如丽莎和艾伦——根本无需忧心,

,尽管本·伯南克并没有预见到危机,佛罗里达的房地产商们却知道,那架维持了几十年高额利润的机器,开始运转失灵了, 必须在市场崩溃前将剩下的房子倾销掉, 建好的住宅小区突然将所有房屋列入出售清单, 开发商们设计师,迅速为街道铺上沥青, 没太留意, 怀孕的她依然在工作,她的精力有限,

,艾伦让丽莎去看格塞塔路的一个小区,这是全美最大的开发商霍顿公司建造的一座崭新的封闭式小区, 她去了那片区,位于南佛罗里达一条宽阔的无限蔓延的马路旁, 小区门内的住宅楼高大立,衬得新栽的棕榈树又矮又小, 可还没走进屋,就皱起了眉头, 已经相对保守——两边紧邻的住宅高耸屹立——但这套房子几乎有她的公寓三倍大, 一进门就是有着天花板的巨大客厅,丽莎觉得,天花板高得简直毫无意义, 卧室的过道像迷宫一样,卧室分别在房子的两头, 晚上必须穿过异常巨大、毫无用处的客厅才能照看孩子,丽莎就一阵不快, 没有窗户,而卧室的窗户正朝邻居家,之间没有一点空隙, 觉得,只要伸出手,就能实实在在地摸到邻居家的房子,前提是窗户能打得开,

了房间,丽莎走入一个小小的后院天井,里面种了两棵小树苗,几英尺外是一条小沟,沟里有点水, 这跟想象中的水景大相径庭, 处处透露着仓促拼凑的痕迹, 艾伦很有兴趣,他的父母也有兴趣,并且支持他们买房, 寡不敌众,疲惫不堪,只好随他们去,

计划买下这套房子然后卖掉公寓, 十的按揭,丽莎已经还了八年,因为有时候会多还一些本金,她此时只欠了大约万美元, ,那间公寓的价格早已飙升, 这个并不冒失,几十年来,当家庭成员增加需要购买更大的房子时,人们都会采用这种策略, 时代的价格增长,对于他们出售公寓来说,理论上还是很有利的,

,为了锁定房子,他们必须尽快签订协议, ,年月日,丽莎和艾伦来到了DHI抵押贷款公司(霍顿公司的金融子公司)签署协议文件, 为买下的这套房子,他们支付了万美元的首付款,剩下的万美元,则申请抵押贷款,

,交易代理、地产销售以及艾伦不得不等丽莎一行行地仔细读完抵押贷款合同,还要等她不断地往返于厕所和签字桌之间, 每次之前,她大约能看完五页,

唯一的抵押贷款经验,是跟邻居之间的私人贷款, 那是一次简单的十固定利率的交易,而这次要复杂得多, 她的信用记录完美无瑕,DHI抵押贷款公司给丽莎的却是次级贷款,而非给予优质借款人的贷款, 为了确保较低,前十年的还款额都是由利息构成的, 二十年里,不但本金和未摊销的月还款额会增加,贷款利率还会上调, 要多还几百甚至几千美元, 可以说这是一个十年后的财务定时炸弹,到那时DHI将会大获其利,

的首付和还款只抵冲利息的条款意味着,十年内,这对夫妇无法积累资产净值, 他们遭遇任何财务危机,则会面临极其危险的局面, 年这种抵押贷款产品刚刚面市的时候,杰出的金融分析师乔什·罗斯纳指出:“没有资产净值的房子,只是一处负债的租房, 但是丽莎没有意识到这些不利方面, 阅读抵押贷款协议更多只是一种形式,一种负责任的表现, 她没有背景,读不懂全部内容,而且她觉得还有一条出路:丽莎计划卖掉公寓,用这些钱来支付大部分按揭, 当到抵押贷款合同的最后一页时,她签下了名字,

后来,丽莎和艾伦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根本卖不掉公寓,公寓的价格最终暴跌了%以上, 每周都会给代理公司打电话,每周都会听到同样的回复:没人出价, 月丽莎都会把按揭款塞到皇家撒克逊小区的邻居家的门缝底下,然后回来再写一张支票给新房子还贷, 有足够的积蓄,对于两套房子的按揭款也能支撑一阵,但不是永远,

月詹娜出生了, 觉得,有了这个孩子,她受的所有的苦都是值得的, 当娜十八个月大的时候,新换的儿科医生在她的脊柱下部发现了一处先天缺陷,之前那位医生以为这无关紧要而忽略了, 新让她做了核磁共振成像,诊断结果是脊柱裂, 她的连在脊髓底部,像皮筋一样拉得紧紧的, 如果不进行治疗拉扯会随着时间而加重, 的检查和就诊,令丽莎不得不经常请假, 娜的医生建议通过外科手术来治疗,为了手术和术后护理,丽莎和艾伦要筹集数千美元的医疗费, 与此同时,房地产泡沫的破灭,佛罗里达各地的企业纷纷破产,也包括那家手机经销商, 失业了,

危机和情绪压力,压垮了这对年轻的夫妇,夫妻关系也因堆积如山的债务饱受摧残, 可怕的是,丽莎和艾伦羞于告诉亲朋好友他们的财务困境, 年的,只要稍加注意,谁都会发现一场止赎危机的来临——卡车行驶在车道上,路边堆满了打包好的箱子,上面贴着粗体的标志“免费”——但是几乎没人公开谈论, 房屋的邻居令房屋价格下跌,带来更多的止赎和房价更严重的下跌, 人们有足够的理由保守秘密,尝试自己解决问题,免得被认为是社区房价下跌的罪魁祸首, 是,止赎浪潮无声无息地席卷了佛罗里达州,

年月,丽莎算了一笔账,得出结论,她还能继续支付九个月的新房和公寓按揭, ,就不得不需要财务支援了,这在她的人生中尚属首次, 她打电话给贷款公司,希望他们可以调整月供还款金额或是想一些办法, 该公司一直自己的资产负债表“稳得很”, 年月当投资银行贝尔斯登公司破产时,政府邀请摩根大通将其收购, 在报纸上看到其他银行左一家右一家地破产,摩根大通却似乎坚若磐石, ,那里肯定会有些聪明人,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跟摩根大通家庭金融服务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员通了电话, “我有九个月的时间来解决这个问题”她说,“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我有完美的信用记录,我的月供还款从来没有逾期过, 我们能做些什么呢”工作人员让她把财务文件传真过去,说稍后会回复她, 照做了,却杳无回音, 她又打电话过去, ,她发出的文件总是如石沉大海, 的工作人员之间似乎完全没有沟通, 有的人告诉,要获得批准尚需不少时日,而下一个则说,根本没有她的申请记录,必须从头开始, 这段痛苦的经历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简直成了她的第二份工作,

艰难地处理着自己的财务困境,与此同时,在癌症中心,丽莎越来越意识到,身边的病人们也在财务困境中泥足深陷, 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她对自己财务困难的秘密守口如瓶, 们甚至会请求丽莎给他们的抵押贷款公司打电话,证明他们的医疗状况, ,这只会令她面对跟她本人所遭遇的同样差劲的机构, 丽莎跟别人的抵押贷款公司交涉,晚上则是跟她自己的纠缠,这让她倍觉挫败,

有一次摩根大通的工作人员对丽莎说:“嗯,你现在给我们打电话,但这种贷款我们得听富国银行的,是他们不肯调整, 丽莎从来没去过富国银行,也没跟他们打过任何交道, 她的贷款跟他们又有什么关系?她给富国银行打电话,问他们为什么不肯调整她的贷款,可那里的人说,没有丽莎·爱泼斯坦的记录, 摩根大通的工作人员每天的说法都不一样,她认为富国银行的人很可能也一样, 她将他们的名字到每周致电的清单里, ,富国银行的人,甚至都没把她当作自家的客户,

推诿搪塞,耗尽了丽莎的全部积蓄, 月她尚能谨慎地行动,可在浪费了几个月打电话、发传真和恳求后,月时,她已深陷绝望, ,摩根大通的一位工作人员给了她一个建议, 银行那些违约的借款人已经够麻烦了,他们不会没事找事去关注一个仍在还款的借款人, 大通的人没有明说“只有当你好几次没还款时,银行才会关注你”,但暗示已经很清楚了:丽莎应该停止还贷九十天,正式违约,银行才会打电话给她, 到那时,摩根大通才会提供帮助,

在的一生中,从未有过逾期经历——不管是房屋抵押贷款,车贷,还是水电费,任何一切, 她认为违约是可耻的,不对的,是对她所珍视的责任的背叛, “我是一个好人,因为我的记录良好, 她会这样告诉自己, 从这一天起她成了一名逾期的房屋所有人, 下来的三个月里,几乎每天都是如此, 每天都会翻看墙上的日历,三个月后,她的体重足足减轻了二十磅, 不是因为担心失去房子——说到底,她并不喜欢那座庞然大物, 里充满了水,水隐隐波动,冲撞着家具,不断膨胀、膨胀, 最后墙壁轰然爆开,大水喷涌而出,淹没了整个家, 抓住女儿,冲出家门,跑到街上,离开了这个被淹没的家,离开了这所要吞噬她和她家人的房子, 不去看心理医生,她也明白这个梦的含义,

九十到了,丽莎给大通打电话,

“是的人,这可不是好消息!”

艾伦拿着一捆文件,步履艰难地走进卫生间,交到丽莎手上, 她复了一下自己,撕开信封,

在州,贷款方如果想要取消一名借款人的赎回权,必须提起诉讼, ,这是来自佛罗里达逾期法务集团的一份起诉状副本,这是一家著名的房屋止赎厂,他们指控丽莎违反了抵押贷款条款,并附带了一份法院传票和一叠诉讼通知,

在这些中,她有一个极为意外的发现, 大通家庭金融服务公司的名字并未出现其中, 没有富国银行, 的手指划过写着原告名字的段落:“美国银行——摩根大通抵押贷款信托S的受托人,

对于富国银行怎么会跟她的抵押贷款有关,丽莎已经摸不着头脑了, 现在又冒出一个美国银行——听起来根本就不像是一家真的银行而是像电影里的银行——成了这桩止赎案件的首席原告, 还有,人是什么?信托又是什么?

这一切,到底意味着什么?

编辑:任思蕴

投稿邮箱:wenhuixueren@com

来源:上海译文出版社

(责任编辑:)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 注册时间:2019-12-12 00:12 最后登录:2019-12-12 00:12